2014年03月17日

有你相伴浪跡天涯

打開電腦,看到你發來的問候和微笑,我卻沒有心情接受。
我不知道怎樣對你說明白,我想你一定記得初次相識的情景,那天我本以為一個女人生氣憤怒的樣子會留下很壞的印象,我面對的是我的丈夫,康泰自由行還有你們那夥男人,我無意看到了你的眼神想到了一個男人的尊嚴,我掄起的手臂定格在了丈夫的臉前沒有落下,我想那時如果當著那麼多人的面落下了,我的婚姻或許已經解體了,但我卻不知道那一刻起卻讓你瘋狂的愛讓了我。
夜裡躺在女兒的床上無眠心痛,淚水在不斷的順著眼角滑落,我握著的右手壓在胸口卻無法按奈心痛,我的手掌今天落在丈夫的臉上,我感覺要回了尊嚴為自己曾經忍受的無數次謾駡做了一次了卻,可我更悲傷我的婚姻,也許丈夫不該承認,如果他不承認我還會一如既往的忍受忍耐忍讓,而他並不是真正的酒醉,想我無數次的戰戰兢兢的等待牽掛,面對他酒後的謾駡,有個冬天的深夜裡他喝酒回家辱駡著我,並且把我從床上拉下來讓我滾,想著自己曾經受過的屈辱我為自己落在他臉上的巴掌值得。原來他是用酒醉來掩飾用變態的心態折磨我,因為我總以他喝醉了默默的忍受,這天晚上我推開臥室的門,他躺在床上沒有開燈電視開著,我拉開燈他卻開口罵了,我便隨手關門退了出來,到女兒的房間問了女兒,女兒說他中午喝酒晚上也喝酒了,我便到兒子的房間睡了,因為兒子住校。不曾想到的是第二天早上他起得早,康泰領隊問我怎麼在兒子的房間,我說不是因為你喝醉了罵人,他說沒有,我說你每次都是這樣過後都不承認,我不是植物人聽不到沒感覺,這段時間已經幾次了,他居然承認說了不就罵了一句。他的這句承認的話一下子激怒了我,我起來和他廝打,他也許感覺自己真的不對不再還手,我在他臉上扇了兩巴掌,巴掌打在他臉上也痛在我心上,我感覺我們的婚姻走到了盡頭。
那一次是因為他瞞著我為他的一個侄子做了高利貸做擔保,被你們追債的人找上門。那天你們回去的路上都在議論你們看到的精彩,說我生氣發怒的樣子掄起的手臂。
你在聊天的時候不斷的向我表示愛意,咖啡,玫瑰,微笑。我接受了你的邀請,我不知道你的婚姻是怎麼結束的,我們真的相愛了,但我不想擯棄我的家庭和孩子,你為了女兒也不想再婚,我們就這樣做著朋友,你再三的追問我也不想說出來,因為對你說出對你也是一種負擔,因為你的女兒要中考,我的兒子要中考,如新集團不能因為我們讓孩子有心理負擔。
我只想當我們的孩子都能獨立的時候,有你相伴浪跡天涯。
posted by stairhea at 17:29| Comment(0) | nuskin | 更新情報をチェックする
この記事への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を書く
コチラをクリックしてくださ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