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08月18日

在這絕美的大自然裡定格成最美的畫面


自然能提升人的性靈,啟迪人的智慧,陶冶人的情操,孕育人的美感,我想是不錯的。天天在自然裡打滾,看慣了春花秋月,聽膩了鳥語濤聲。久而久之,便習慣了,不以為然起來。唯有這秋空落日,如一本詩意盎然的書,百讀不厭,品味再品味,回味再回味。nu skin 如新越讀越覺有味,餘韻越發嫋嫋不絕。

在秋天看落日,你必須做到兩點:一須晚秋,二須空閒。太早了不行,沒有閒情逸致更不行。

秋空落日,首先,美在一個“靜”字。

當你漫步田野、幽徑或獨立山頭。但只見天空,一味的湛藍,水洗般藍了個透徹。一輪火一般,血一般的落日嵌在空中。落照下一樹兩樹丹楓,千點萬點黃花,斜暉脈脈地吻著它們。但只見一個兩個孤村,三戶五戶人家,一色的小橋,一色的流水。你不由得吟詠起馬致遠的《天淨沙•秋思》:枯藤老樹昏鴉,小橋流水人家,古道西風瘦馬。夕陽西下,斷橋人在天涯。感受到一種壯美,一種淒美,一種靜美,一種絕俗之美。

這時候,悲壯,淒清,惆悵,傷感,一股腦湧上心頭。一股酸楚湧上眼角,但又馬上被天幕上血一般的落日,所鎮住,nu skin 如新輕輕發出一聲讚歎。

但你的讚歎,只能是低低的,低得只有心才能聽見。極細微極細微,瞬間就融入那無邊無際的靜裡,無形無跡了。塵封的歲月,寂靜的院落,偶爾傳來幾聲鳥語,幾聲渺遠的狗吠。空山裡,遠遠傳來寺院裡幽遠的鐘聲。在重山之外,在斜陽只外,遠遠的,仿佛聽的分明,又不甚分明。這時反而顯得更寂寥了。

秋空落日,其次美在一個“淨”字。

天空高高的,驚心的藍,藍的沒有一點痕跡。這時的水,驚心的清,清得不染一絲塵埃。一池秋水,一條小河,清得你幾乎看不見水,感覺不到它的流動。當你慢慢的接觸它時,你震撼於它那無塵的清澈。水中的絲藻,小魚,小蝦,螃蟹,就像停在空中,懸在空中。殘陽楓紅倒映其中,與遊魚水藻相映成趣。仿佛魚戲夕陽,蟹行紅楓。藍天,碧水,落日,楓樹,小橋,孤村。構成一幅天然畫卷,營造出一個超凡脫俗的意境。nuskin 香港使你的身心一下子得到淨化,從內到外。澄清了,透明了。

這時的空氣也分外明淨,微涼的,略帶一點禪意。深深吸一口,一股清冽,直透肺腑,又慢慢擴散開去,無上清涼。頃刻間,所有的世俗雜念,悲歡離合,成敗榮辱,頓時消逝,了無蹤影,再也尋它不著。你便不知不覺遠離了俗世凡塵,一股淡淡的超然慢慢滲人心底,靈魂便昇華開去。但這一切都是淡淡的,很淡很淡的。仿佛品茶,咂一小口慢慢揣摩,才會體味到餘味的悠長。

秋空落日,又美在一個“閑”字。

閑雲野鶴不為人留,閑雲是常有的,野鶴倒沒見著。那雲此時也變得特別輕盈,特別薄,特別柔,分外的白。像輕紗攏在碧空裡,用嘴輕輕一吹,就會飄落似的。真正把個“閑”字,詮釋了個透徹。沒有野鶴,不過也不遺憾。那白鷺沙鷗卻是一群一群的,多得不得了。

在斜陽藍天下,遠遠望見,一群兩群白鷺、沙鷗。從這邊的山水,一下就飛到那邊的山水裡去了。翩翩的舞姿,說不出的曼妙。或一隻兩隻,單足立在水中央,靜立著,久久不動,別有一番風味。

這時,你或品茶,或飲酒,或賦詩,或作畫,或彈琴。或清唱一曲,或踏著晚風漫步,或者乾脆什麼也不做。就這麼靜靜的坐著或立著,沐浴著斜光晚照,享受著無邊的靜寂。一身的疲倦和世俗的煩惱頓失,仿佛自己就是寄情於山水的天下第一大閒人了。“采菊東籬下,悠然見南山。”閑,就是一種悠然,一種身心兩忘的解脫與自在。“點秋江白鷺沙鷗,不識字煙波釣叟,傲殺人間萬戶侯。”閑中帶著一絲冷傲,一種超凡脫俗。閑,就要閑的淡泊,閑得超然,閑得灑脫,閑得不留一點痕跡。

秋空落日,還美在一個“韻”字。

你看,滿山深黃,淺褐,淡紫,咖啡,火紅的樹。遍地枯黃的野草,秋風到處,颯颯颯,一派蕭殺。斜陽的餘暉灑上去,遠遠望去,如詩如畫,Cellmax 科妍美肌再生中心如一片靜燃的火焰。秋天的野菊花,深黃、淺黃、淡紫、粉紅,一團團,一簇簇。開滿了田間地頭,荒山小徑,秋風拂過,生機盎然。那紫的藍的白的牽牛花,也是千盞萬朵,淡雅而不失嫵媚。秋天是成熟的季節,桂子的清芬,漫山遍野的橘紅柚黃,無不流淌著風情的秋韻。遠山丹楓,輕煙秋水,衰草斜陽,鷗鷺秋菊,在秋風的手指間,美得仿佛一句驚歎。再不知用什麼詞語形容才好。老鄉們忙完水稻的收割,接著便是油茶,紅薯,橘子,柚子。他們忙活的情景,在這絕美的大自然裡定格成最美的畫面。

莊嚴,肅穆,壯美。不可信的和諧,不可信的韻味。讓你沉浸在一種飄逸,靜定,悲壯,雄渾的美的境界。慷慨悲涼,超世忘機,讓身心融入自然,漸漸消失了自我。我便是老農,老農便是我;我便是秋,秋便是我,再分不出彼此,再也沒有你我。
posted by stairhea at 19:30| Comment(0) | nuskin | 更新情報をチェックする
この記事への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を書く
コチラをクリックしてくださ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