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02月05日

寄給遠方友人


寄給遠方友人
雲邊起舞弄影,夢遠重回故人。輕聽凡歌邀月圓,病酒半盞瘦餘愁,念憶最今朝。
山南山北來望,燕去燕來柳長。了卻今生名利事,莫道鄉音各有異,等你來入夢德善

那溪橋的柳吟,
比信天遊還要自信。
春天終於沒有忘記自己的歌唱。
我在那孤獨無人的橋頭等你,
一分一秒 一生輪回,
那個驛站,
缺少孤舟,
但是不乏春光。
時間像老人,
把我的影子拉得長長收毛孔
你在試探我的耐心 還是在試探我的堅強。
現在 我終於明白,
你是為了做個不忘記的標誌。
因為記憶是夢的彩虹,
因為彩虹是夢的方向。

等你,
是對誓言信心百倍,
想你,
是對諾言百折不撓,
夢你,
是對真意癡心不改德善
從來沒有想去計較是不是公平!
小心翼翼的,
把世界留給你,
所以回憶總能把記憶擦亮。

看著窗外的風景,
聽著那小鳥的輕唱,
想念,
就是流浪的孩子,
牽著昨日的故事,
忘卻了他鄉異鄉。
白晝,
還是在昨夜的夢裡跋涉,
踉踉蹌蹌,
醉了?醉了!
醒著?醒著!

華燈初上,
為了你 把危險多情的窗戶關上,
教誨所有的月亮、星星,
做著一個同樣的夢,
叮嚀她們邀請的單單只是你!
歲月在與你一起行走的路上猶豫不決,
無痕浩夢你難道也不果斷?
請記住,我在孤獨的夜晚裡,
等你來入夢,
不懼風雨,
你記得步履如昨,還來,還來……
posted by stairhea at 15:32| Comment(0) | 日記 | 更新情報をチェックする

2014年09月30日

如今卻都只能將彼此深藏


再精妙絕倫的表演,也會有落下帷幕的時候;再璀璨斑斕的紅花,也會有開到荼蘼的時候;再刻骨銘心的愛戀,也會在心底沉澱。

有多少熱血青春裡的迷戀還未說出口,康泰導遊有多少年少輕狂的喜歡終以失敗告終。年輕時我們都把愛掛在嘴邊,而如今卻都只能將彼此深藏。

你說過,不會委屈自己,甘當愛裡懦弱的逃兵。可路過山川湖堤,走過四季星辰,我只看見一片荒蕪。你的足跡在風霜雨雪中被淹埋,那些在原野中放飛的希望還來不及得以高飛就此墜毀。

我不想深究,是因為我們走過的昨日太泥濘,還是因為路途太遙遠。或許,我們需要的不是結局,康泰導遊只是一個釋懷。謝謝你曾真誠的回應,在我那麼狼狽、窘迫卻大聲呼喊你時。畢竟,長路漫漫,誰又是真的在乎你是否在歸途。

我知道,有些美好不能訴說。你給過的,不論悲傷與喜悅,都是珍寶。我想把它們過濾再封裝,可幸福竟如此抽像,而抽象的都難以放進保險箱。也許,你只是來給我記憶的,同珍王賜豪讓我在那些快被遺忘的缺口裡找尋曾有過的蹤跡,你給的感動,我來不及擁有,只能回味。

逝去的,總是覆水難收。穿過年少的木柵欄,蓊郁的楓林,我們再也不能擁抱似水流年,抖落手間的冰雪,只剩下一片冰涼,一如你的淚。

曾經,我一直幻想著,一伸出手,你便能轉身,擁我入懷中。可如今,同珍王賜豪一切都已來不及了。我們抵不過流年,逃不開年輕的枷鎖,所以,只能眼睜睜地看著,讓你的背影逃離我的視線。而我,竟不能發出一個字,只是淚流滿面。

或許,世間最悲哀的莫過如此,我們都曾得到過,卻又最終失去。想擁有的終其一生也可能只是低回中的床前明月光,虛無而有飄渺,想放手的已然把年華守成了寂寞,眉間那顆朱砂痣,赫然已成了牆上的蚊子血。我們都不付了當年模樣,光陰帶走了故事,卻也帶來希望。可是,我希望的昨日,你在哪裡?

罷了,就這樣吧,我們青春是一陣路過的風,來不及觸碰就讓流水裹挾著向了前。我們甚至來不及許下天長地久的若言,也還沒相約過白頭。但是,誰又能與誰地久天長,誰又能與誰生死與共。望向你手心深深的掌紋中,你來過,我知道;我愛你,我清楚。擦肩而過,也僅此而已。
posted by stairhea at 11:34| Comment(0) | 日記 | 更新情報をチェックする

2014年09月16日

這幸福不是某些人給的


喜歡上了八月,一個性情恬淡的季節,微微吹著秋風,卻沒有一絲寒意,喜歡八月的夜,那麼靜,一輪皎潔的圓月,掛在高高的夜空上,即使沒有星星的點綴,卻也活得何其瀟灑,喜歡走在八月的路上,空中彌漫著桂花的香氣,淡淡的,純純的,像初戀般的感覺,靜靜地一個人,同珍王賜豪守候著這份來之不易的恩賜,享受著大自然賦予人們的一切,原來,這是一幅多麼美好的畫面,竟然不忍心,去用喧鬧的噪音打擾它,習慣了太多腐朽的場景,心裡始終容不下那股幽怨的眼眸,即使深邃的讓人驚恐,也無法逃脫命運的輪回。一切東西的存在,都有其理由,就像這八月的桂花,那一抹淡淡的香氣,始終會在你不經意之中流露。

生活,還是細水流長的好,太多的大是大非看似轟轟烈烈,卻經不起大風大浪,做人還是低調的好,至少在你困難的時候,還有一個安慰你的人,陪在你身邊。何時已不想,為了太多不可能的事,去糟蹋自己的感情,去影響自己的心情,我想至少這樣的自己,是開心的。每天習慣了跟同事們打打鬧鬧,習慣了一個人穿梭在這個城市的街道上,習慣了父母還把自己當作一個無知的孩子,習慣了身邊人用不同的眼光去看你,去衡量你,其實這個世界這麼大,活著就要痛痛痛快快的,我們不是聖人,無法用其眼光去目睹這個世界,有的人說這個社會好黑暗,有的人說這個社會好複雜,其實黑暗複雜本來於心,我始終相信一句話,你善良了,它就善良了,你惡毒,它就對你不會仁慈。

好久沒有執筆了,同珍王賜豪總以為寫文章是為了寫給別人看,其實有時候也是寫給自己,都說愛文字的孩子很憂傷,但我不以為然,至少文字可以讓我發洩一下我不滿的小情緒,有時候,一個人也會想起從前,只是覺得那都已經成為了過往,很久沒有提起愛情,這個代名詞了,在這個八月桂花飄香的季節裡,我實在不忍心去討論這個話題,最近在網上很熱的新聞就是,李亞鵬與王菲的事,讓我們這些八零後,九零後打濕了眼睛,好多人說,再也不相信愛情了,我很想問一下,這是他們的心裡話嗎?至少我沒有這樣認為,都說我是一個重情的孩子,我想你們是對的,不管到現在我的感情生活如何的苦逼,但至少我想說每一段我都認真的走過。

朋友在一起的日子,總是愉快的,還記得之前說過一句話,友情總是比愛情來的快一些,因為感情的失敗,我們把太多的情感寄託在了友情上,甚是懷念跟朋友們在一起的那段日子,甚是懷念跟楠楠童鞋那天晚上,在護城河邊,撒照片的場景,還記得她神情的那一幕,告別了她一生最刻骨銘心的深愛,那一刻,我身同感受,感情裡,沒有誰對不起誰,也沒有誰比誰錯的更多,可能是彼此真的覺得不合適,與其痛苦一輩子,不如痛苦一陣子,優雅的消失在彼此的世界裡,老死不相往來。有時候,我們作為被傷害的一方,會覺得人家比較殘忍,其實當你不喜歡一個人的時候,你何嘗不是那麼殘忍,所以請記住,既然這輩子不能相愛,那就更不要恨了。我想楠從那一刻起,同珍王賜豪會徹底的開始新的生活,我也相信,她會幸福,

儘管這幸福不是某些人給的。

走在這桂花飄香的街頭,聽著耳邊熟悉的旋律,還是會懷念過去,懷念那些曾經已經遠去的,懷念那些慢慢的消失在你的生命中的,懷念那個曾經執著堅強的自己。看著那張曾經熟悉的面孔,也會被歲月沖得無影無蹤,這個時代,我們還可期待什麼?或許是一份那股不認輸的盡頭,或許只是青春裡,那一段最璀璨的人生,不管是什麼,永遠抵不過這股淡淡的花香味,cellmax 團購雖然清心寡欲,若有若無,卻一直守候在你身邊,

什麼是,你該珍惜的,什麼是你該放棄的,我想你懂得了,所以以後的以後,我已經相信,有些人你永遠不用等,一輩子不長,好好愛自己
posted by stairhea at 16:00| Comment(0) | 日記 | 更新情報をチェックす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