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2月17日

我們相約看草原去


我們相約著看草原去。

那是夏天草原最美的季節,那個極好的旅遊季節極好的機會極好的興致,螢幕保護膜誘發了我們以往曾經有過的所有模糊或清晰的欲望——看草原去。

我們想看的是這樣的草原。它熱情奔放,時時積蓄著力又時時揮霍著力,它浩瀚博大,美麗溫柔而又充滿陽剛。是能給無數狹隘的心胸枯竭的生命以新的滋潤的草原。

我們想看的是這樣的草原,它坦蕩豪放,一切生命的本質都在它坦然的行進中被還原被釋放,是能在別人的詛咒和讚美聲中,仍一如既往地開放著燦爛著無數啟示的草原。

我們選中的是草原上的一個典型——希拉穆仁。那是一個連接草原和沙漠,連接著生命和死亡的地方。在這樣的季節裡,我們設想著那裡該有的景色:遼闊的原野,湛藍的天空,漂浮的白雲,奔跑的羊群,還有就是沙啞的馬頭琴,在敖包前舞蹈的蒙古族少女……那該是何等壯觀和美麗的景象。

我們踏上草原的時候,已經是下午四點。夏日的陽光正努力地從敖包的屋簷向牆根移動。兩條牧羊犬舒心地趴在主人的屋前,伸出它那紅紅的舌頭。走進草原,一種介乎恬靜與疏懶之間的氣息便濃濃地湧來。遼闊的草原上到處透著青草的香味,遠處一二個的蒙古族同胞,戴著遮陽帽悠閒地在漫步,他們看養的羊就像是天邊的一朵朵雲,幾個蒙古族婦女正在擠奶,旁邊有幾個小孩在追逐嬉戲,看見我們後,立刻露出好奇而又羞澀的目光。不可思議的和諧,不可思議的寧靜,曾璧山中學就連走在他們跟前也沒有那個預料中的喧嘩。

我們走進了草原。我們帶著熱切的期望又經過了長途跋涉後終於走進了草原。那一直縈繞在我們心中的草原呢?那想像中的熱鬧場面呢?遼闊的原野上,草灘有些起伏地一路鋪開去,悠閒的羊群,悠閒的牧羊人,悠閒的婦女和孩子們,一幅非常形象常被用來渲染歌舞昇平的畫面,就這樣平靜地依次進入我們的視野。

也許,事物的本來面目就該這樣。猶如草原。狂放豪爽是它的個性,和平寧靜也是它的個性,在不同的條件下它會表現出不同的形態,而這所有的形態都是真實,都是客觀存在,都該成為我們認識它的依據,關鍵看你怎麼去看待它。

也許,事情發展的結果就該是這樣的。你需要感受蒼涼,感受力量,感受那種宏大的氣勢,於是你千里迢迢的來到這裡。可是現在,卻只能悠閒地坐在草灘上,把雙腳插進開著小黃花的草叢中,聽羊咩咩的叫聲,看遠處夕陽在山。

也許,宇宙的程式就是這樣,當你非常自信地以為願望的實現十分容易,但在現實面前,你常被弄得目瞪口呆,你還以為這只是草原給你開了一個玩笑,卻不知在那廣袤的宇宙中還有比這更神秘的東西在操縱著一切,日月星辰,陰陽盛衰,都不過是走在它們自己的軌道上,曾壁山中学遵循某個更有權威的大規律罷了。為此,你暗暗心驚。

其實不管你怎麼看,也不管你怎麼想,你總是有所獲吧,草原的遼闊會給你一種天下小的感覺吧,還有那份寧靜不也是你一直追求的麼?
posted by stairhea at 11:20| Comment(0) | 曾璧山中學 | 更新情報をチェックす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