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05月19日

青春年華中的記憶

歲月的文字,我已留給了曾經。縱使流年隕落在了人間,我已不在懷念。秋水潺潺,凝聚了多少往事如煙?詩詞歌賦,傾付了多少冷暖情愁?朝思晨夢,逝去了一點記憶的錯覺。就像這斑駁的黑夜,秋風碎語,醉過了青春的晚霞。最後,荒野中流浪,枯萎了寂寞的夜。


拾起歲月的痕跡,看過秋風,品過寂寞,淡過憂傷,心反轉在這暗藏著的流年。那些破碎的節點,匆匆錯落在昨日的列車,無法追回。而那些遺忘在記憶中的風景,成了一部看不完的電影。縱使留念,亦或詩琳美容 歎息,歲月還是如此的傷感。或許,命運就是這樣,太多的迷,解不開。


笙歌回蕩,清夢襲人。充滿蒼白的歲月,夢碎成空,終是曲終人散。而指尖流逝的時光,卻抓不住一縷秋夢,懷念過往。或許,曾經的故事,在歲月的額紋上,承載了太多的碎夢。而那些感人的誓言,只剩唯美的記憶,蒼老了記憶的容顏。


夢裡不知身是客,一響貪歡。昨日輕狂的少年,今日披上了成熟的偽面。洗去了昨日的天真,留下了今日的虛掩。懵懂的年華,癡狂的詩琳黑店 笑臉,都隨歲月風化。多少離愁別緒,感染了寂寞。千杯買醉,萬般聊賴,迎風唱詠,歲月如雪。過往隨風,萬里情愁,恍若千里煙波,孑影孤斜,失落在這個秋風的季節。

窗外雨緩緩的下著,突然很想寫下一些文字,寫給自己,寫給那些年逝去的光陰。

那年的天空,是詩琳美容幼稚的藍;那年的夜,是沉寂的黑;那年的我們,還生活在老師的淫威之下;那年的我們,想要的不多。那年的初戀,是青澀的,是可愛的。那年的她,還沒被時光塗上滄桑,還是個很活潑的女孩。

我和她的相識,在那個開學的夏季,那是的天是燥熱的,壓著我們的情緒也低迷,只有她,像個小鴨子一樣說個不停, 帶動著大家的情緒,那是的我還是一個乖乖孩子,對於學習之外的東西都是懵懂,可她卻像一個知識廣博的學者,為我們展現了一個全新的世界。那是的我,還不懂什麼是感情,只知道自己很喜歡陪她一起歡笑,喜歡坐在她身邊,僅僅而已。時間慢慢的流逝,她的成績一直很好,儘管自己一直努力,卻只能跟在她的身後,記憶最深的是她的英語,那是我的英語是我所有科目中最差勁的一門,而她,卻是最好的,每次聽她在上課流利的說出一段英文,我都會很開心,很享受,或許那時候的我就開始暗戀上了她。初三,那是愛情萌發的時候,可這時候班上卻來了一個轉校生,長得很帥,很高。我慢慢的發現了,她愛上了他。沒過多久,他有女朋友了,不是她,我很開心,我以為我還有機會,我開始努力,學習去寫情書,情詩,寫滿了一本一本的筆記本,然後一筆一筆的優美的寫在精裝的信紙上。那一晚上,我很幸運的單獨和她一起回家。當我準備鼓起勇氣說我喜歡你,然後把那些寄託了我感情的紙交給她的時候,她很開心的的說她和他在一起了。我哭笑了下,陪你回家,那是我覺得最短的距離,因為我不知道我還能簡單和你在一起嗎?人生若只初見,又何必相見,流一地心碎。我的初戀塵封在那一年的夏天,塵封在那些變成灰燼的信紙。慢慢消失...


走過年少無知的初中,踏進莊嚴的高中,面對形形色色的人,有種落寞,有種孤單,因為這裡沒有那時的單純,沒有那是的無憂,有的只是自己不知該如何面對的生活,那時候的高中,認識了很多留在心中的兄弟,卻沒有一個可以陪我說說話的女生,我不知該如何去陪女生交流,或是受了她的影響,對女生有一點的抵觸,看著朋友去泡妞,去約會,去做自己喜歡做的事情。我很羡慕,直到她的出現。我和她的相遇沒有波瀾,只是同學之間的認識,她不漂亮,長得微胖,但她的性格和向她,很開朗,很活潑,慢慢的,她成了我唯一一個很要好的女性朋友。似乎生活就像流沙,抓不住,踏進高中的第一年就快過去了,轉眼間我熱愛的班級就要分開了,她進了文科重點,我進了文科普通,歲月在磨滅一切,漸漸的,和她的聯繫少了,有自己的事情去忙碌。或許一切又恢復了平靜。直到那一天,還記得那是快接近淒涼的冬季,她在網上和我說她快要離開了,去別的城市讀書,突然感到一絲空虛,孤獨。兩個人靜靜的沉默著,兩個螢幕的對面是兩個複雜的人,我不知道她在想些什麼,也不知道她為什麼要把這些告訴我。“你喜歡我嗎”她冒出了這句話打破了長久的沉默,我不知道該回答什麼,我喜歡和她在一起聊天的感覺,但那不是愛情,或許只是簡單的友情。在她臨走的時候說出這句話,我知道她是什麼意思。或許只是不想要有遺憾。我沒有拒絕,也沒有理由拒絕,我和她在一起了。記憶中那年的冬特別的冷,天空中還飄著大雪,我總是盡我所能的對她好,因為我不知道她什麼時候就會消失離去。每天我都陪著她下課,擁著她走過長長的校園,陪她在大雪中走回家。那時的我覺得很溫馨,很幸福。歲月總是無情,磨滅了太多的感覺。生活像一把無情刻刀,改變了我們模樣,半年之後的我厭倦了那樣的生活,我渴望被別人在乎,當我花了很大的心思去選了一件禮物送給她,可是卻從來沒被她戴過之後,我失望了。或許是我自己厭倦了吧。我選擇了分手,那一天是我記憶中最痛心的一天。那天的晚上,在濱江,我面無表情的看著她在我面前哭泣,看著她的挽留。我不知道為什麼我的心會那麼硬,她離開唱的那首《我捨不得》在我心中永遠是個悲劇,我多想抱著她。。說我也捨不得,可是我沒有。或許這是個永遠的遺憾。我曾說過陪著她走過歲月,卻還是被歲月泯滅。花開花落,一切化為塵土時,才發現,連自己也只是過客。多年後,如果再見,是點頭擦肩而過,還是那句等待已久的‘還好嗎’,誰會知道?


生活,需要一種安慰來撫摸傷痛。比如,總是喜歡把無法解釋的巧合稱之為緣, 把不願接受而又無力改變的結果叫做宿命。人生的邂逅,人生的錯過,太多。遇見,只會讓你看見臉上清澈的陽光味道,清清的、淡淡的笑會把微微的疼描畫 成滿地班駁的光影,成為你眼裡不經意的風景。愛情是傷感的,但也是幸福的,在這個世界上,若是愛,就要無條件的信任,若是不愛,那麼真不真心,又何必在意。留下的,便是青春年華中的記憶。

posted by stairhea at 11:58| Comment(0) | 記事 | 更新情報をチェックする

2015年03月09日

春天

陽光就像一張大網,把濃濃的愛意覆蓋在山林和田野上,楊樹的蕾和苞像正在發育的少女,把厚厚的花苞繃得鼓鼓的,柳枝的綠色天天在加重,春天像剛加滿油的新車,掙脫殘冬的束縛,在春風的鼓動下,披著稚嫩的綠衣,隨著和煦的陽光加速開過來了首爾自由行


窗外,搖曳不已的楊樹枝條,抵擋著巡河的冷風,抵抗著冬天的餘威。啞巴河裡淺淺的水流,薄薄的浮冰已經禁不住投擲過來一塊石頭的分量了,走在河邊,可以聽到殘冰最後的掙扎聲,冬天正在不情願的退卻。


清冷的春風,撫弄著楊樹柳樹,堤上的草坪,大自然那只靈巧的手,像魔術師一樣給節後上班的人群一次次驚喜,遠處的西山,一條長長的煙帶向北一直延伸的很遠,和京城的晨煙混合起來。把腳下這座京郊新城擁入懷中,小城的清晨像個懷抱酣睡的孩子的母親在春風中搖晃著衍生工具


城邊,一位放羊的女人,掀開了春天的一角,折下的柳條揮舞著,下了公路的羊群又走進薄霧裡去了。


幾隻喜鵲落在楊樹上,嘰喳聲打破了最後的清淨,霧慢慢散去了,他們叫開了朝霞,第一縷陽光輕輕地散在了楊樹上,太陽慢吞吞地露出了羞澀的笑臉,催促冬天那個遲遲不願挪動步履的老人,該離去了。


春天按響了喇叭,揮了揮手,車速提了起來,花紅柳綠的車身已經近在眼前余仁生保嬰丹

posted by stairhea at 16:59| Comment(0) | 記事 | 更新情報をチェックする

2015年03月04日

不知該對何人表白


半世清歡,我在無數個夜裡尋找有你的夢,憔悴的思念如那飄忽的風,不知道該攜帶誰的憂愁在紅塵陌上悵然。我不知道三月桃花裡,誰還在尋找誰的遇見,我不知道四月煙雨裡,誰還在油紙傘下守候那份等不來的憂傷。曾經那滴傷心的淚,王賜豪總裁已經破碎成情殤,畫裡的傷悲只能在夜裡潛藏。

寧靜的夜裡,那顆想你的心是否睡了,疲憊的夢裡,那朵期待的花是否開了。回憶裡曾經的美麗寂靜成一幅無言的畫,在小橋流水旁默默守著那份寂寞的浪漫哭泣,不是蒼白成空中的雨,而是塵香成紅塵裡的泥,那詩裡的綠肥紅瘦已經舞動成眼裡的迷,只剩孤獨守著眼淚無語。

多想把那份青春裡的不悔,鋪墊成人生下一個十字路口的相遇;多想把路上錯落的風景,排序成詩意的水墨畫迷醉在你的眼裡;多想邀請來星空裡的美麗,對坐共飲,與你同歡;多想,正是這許多個多想,把我的心醉在酒裡,也醉在夢裡;也曾想過,讓清晨的陽光把我喚醒,讓沉淪的心打開一扇與天堂接壤的窗;但你凝眸時的眼神和笑容,在腦海裡總捨不得離去,你那溫柔的話語好似寂寞的花開花落,這深深想你念你的情沉默成雨,癡情的心也只能守著這份執念,陪你寧靜成一幅畫的美麗。

塵世間裡的遇見,是一種緣分,是一種相思,也是一份難以求來的愛。那是在佛前跪求了幾百年的願望,那是一朵花開為愛許下的未來,那更是流水載不動的相思,載不動的愁。每一個人前行的路上都會有一道風景等你,也許是夜裡溫柔的風;也許是初晨推開窗看見的含蓄的雨;也許是寒冬裡擁抱你的雪花 ;也許是那朵冰雪裡綻放的梅。信守愛,是孤獨者的謊言;是憔悴人的依賴;是逆水行舟人的無奈。這份情,能躲藏在夜裡沉默,卻躲不開一世想你等你的期待。

多想,在最合適的時候與你遇見,然而,卻在不合適的時候與你擦肩;為了見你,我在佛前跪求了幾百年,換來的卻是塵世間錯過的緣。多想,王賜豪總裁在春暖花開的時候與你遇見,可是,當看到那麼多盛開的桃花,不知道那一朵是你轉世的容顏,懊悔的到處尋你,尋你••••••也許,這人面桃花的夢只駐紮在想你的詩裡和心裡。

也許,愛是等待,緣是等待,思念的情更需要等待。相信,總有一天,風會把我帶到你那裡,雨會把我帶到你那裡,海裡的潮水會把我帶到你那裡,只要,你不想放棄我的愛,我會為你一直守候著未來。

見與不見,是一首詩癡情的回憶,念與不念,是一段文字晾曬在沙漠上的滄桑;不如不見,是一朵雲錯過大海寬廣的感慨,不如不傷,是一陣雨錯過寧靜花開的愛憐。

雨後,需要埋葬落花的記憶,才能悼念錯過的情和緣,那風錯過的夢,為什麼總是在雨裡才能找到傷心的淚滴,難道一首傷心的詩,必須要用傷害才能成全人們難忘的可憐和回憶?能否把相思的長度拉長,讓兩岸思念的愁變的清淺,讓那份朦朧的美好在午後的暖中沉澱,沉澱出一朵花開的芳香。

雁南飛,可以飛越千山萬水,而人的一生,不知要走多少條路,過多少座橋,渡多少條河,才能到達你想要去的地方。俯看那多情的流水,是否帶著落花的相思,是否帶著人們幻想的夢,是否還帶著詩裡更多載不動的憂傷。花開的深情忽略了多少個此岸到多少個彼岸的風景,想看的只是燈火闌珊處的你,可你卻總是在夢裡詩裡躲藏,癡癡的眼神觸摸不到你身影的離去,升降桌只留下哀怨的琵琶在無人的夜裡尋覓。

人都會在無情的歲月中漸漸老去,作為時間的一個過客,短暫的一生只會經歷什麼,而不會佔有什麼;什麼都是隨風的,悄悄的來了,悄悄的又去了。那顆漂泊的心,只有在安靜的時候,才會聽到花開花落的聲音。遠望空中風起雲湧,看風過有痕,聽花落無聲,嘗雨過成殤。最後,什麼都沒帶走,只帶走執著的情懷和癡情的回憶。

風是否對你說了再見,雨是否對你說了再見,那一聲再見,也許是想告訴你花季錯過了盛開;那一聲再見,也許是想對你說,年輕時的困惑和猶豫無力承擔誓言的承諾。春雨曾是我激情的告白,但那一恍惚,我錯過了綠色的萌芽,也錯過了最美好的期待。你離開時的風景,恐怕是我永運觸碰不到的未來,離開的你,是否也成為了對岸那朵美麗的花開。我只有遙望你真實的存在,你這道風景已無關我的未來。

也許,我等了不該等的人,傷了不該傷的心;也許,我掉了不該掉的淚,愛了不該愛的人;也許,我只是追了一朵不是為我開花的夢,真想把愚癡的自己藏於寂靜的夜,等待月圓時的聖潔把我癡迷的思想沐浴,請照亮那朵為我而開的花,請為我指出她盛開的方向,我要把真正的愛尋覓。

無數次的尋覓,無數次的擦肩,物是人非的變遷都快要把我想你的夢,變成空中雲的潔白,但我還是不知道你在哪裡?願為,相見恨晚焚一柱禪香,願為,相逢浪漫誦一段佛經,這些也許改變不了前世註定的緣,但我真不願意演繹錯過你的畫面,你是我淚花醞釀出的風景,你是我夢裡回眸的花開,你的餘香一直溫暖著我的愛。

希望,來年春雨降臨的時候,能夠回首那一朵夢裡的花開,不要再錯過牽手的緣;讓思念滋潤你曾經的青春,讓夕陽喝下憂愁裡的懷念,把最美好的遇見埋在春裡,把最美好的重逢,伏筆於紅塵不悔的詩篇。

一次駐足也許是生命中的永遠,一個轉身也許是永遠的不見,不需要別人的懂,升降桌不需要別人的歎,凝眸的眷戀,也許是一樹的花開,也許是愛牽手的未來。其實,我只需要那朵敢於為我開花的夢,其實,我需要你大膽的表白。紅塵陌上,你是否和我一樣也等了很久,只是在一個地方默默綻放,不知該對何人表白。
posted by stairhea at 17:08| Comment(0) | 記事 | 更新情報をチェックす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