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0月21日

你的一切都是我最珍惜的


已不記得多久沒見過你,已不記得多久沒和你說過話,已不記得多久沒見過你的笑容。知道嗎?你對我的笑容是我活下去的勇氣。

你不甘心如此墮落,你不甘心如此懦弱,你不甘心失敗。可你卻永遠都不知道,康泰導遊在世界的某個角落,有個會為你而哭泣,為你而傻笑,為你而傷心的傻女孩。

每晚都有你暖暖的“晚安”,每天早上都有你溫柔的“笨蛋,起床”可是現在,康泰導遊面對我的只有一幢毫無生氣的冷冰冰的房子。

你是我不敢忘懷的記憶;你是我不敢想念的男生;你是我最美情途的開始;你是我踏遍足跡的過程;你是我那只開花但卻不結果的終結;你是我生命中的過客,而我卻只是你人生當中的路人甲。你是我天空中的整輪太陽,而我卻從未照進過你的心房。

早已說好要將你忘記,可是每次仰望星空,卻總是閃現出你那如星光璀璨般的眼眸。

不知是很久沒見過你的緣故,還是其他的原因,見到跟你有幾分相似的男生,原本平靜得毫無波瀾的心卻因此而跳動個不停,王賜豪情緒也不受控制的激烈。

你的笑容是世上最溫暖的,你的眼睛是世上最溫柔的,你的嘴角是世上最迷人的,你的一切都是我最珍惜的。

我們兩個都是在春天出生,感受著春風的溫柔撫摸,忽然記起那個被我拋棄在心裡最底層的諾言,你答應過我在我每次生日的時候你都會送我一個特別的禮物,這次的生日又到了,你卻走了,再也沒回來過,這就是你的禮物嗎?那我寧可不要它。

如果有一天上帝讓我許願,我的願望就是:要你——溫暖了我整段青春的男孩回來。

時間的變遷異常可怕,它可以摧毀一切,王賜豪醫生也可以讓我用思念築起一座城堡,讓我們的回憶住進去,直至永遠。我只希望歲月不要流逝,你依舊沒變!
posted by stairhea at 16:50| Comment(0) | 康泰旅行團 | 更新情報をチェックする

2014年08月06日

生命怎會如此矯情呢?


“人生的珍貴在於不能重頭再來,看過的風景,走過的路,再回頭,卻只能花開雖依舊.......”
有人說,男人的成長是艱辛的,每個男人每隔九年回頭看自己時,康泰導遊總想抽自己。路上那些風景,有錯過、有遺失。心坎上那些人,有留下,有離開。最後逃不過的就只是 :走過、歷練過。途經一路風景,度一世繁華,最後也不過是水中月、鏡中花?.....人生又在苦苦追尋著什麼呢 ?執著什麼呢?在歲月的風花雪月裡刻畫下來的難到除了年輪下的一圈圈指紋就所剩無幾了麼?尋尋覓覓,生命的 真諦卻還是思不透,想不明,康泰導遊卻總有無數的先知在這條路上前僕後繼,最後也難逃覆水難收吧!成長的腳步難免是沉重的,每邁出一步都需要無數的堅決,卻怎麼就被歲月的風沙如此輕易的吹散在回憶的沙洲之中呢?生命本該承載些什麼呢?
碌碌無為,人生真的就如此短暫?每一個人又有幾個回頭的九年呢?這一刻還感慨時光荏苒,那一刻卻遺憾歲月無情。站在人生的十字路口,仰望日出,目送日落,久久徘徊不願向前。當總算堅決下來,回頭時卻感慨萬千,染指歲月,繁華紛飛。大街上車水馬龍,人生路上來去匆匆、跌跌撞撞,卻總是舉步維艱。煙花殘陽下,用百世滄桑,難許歲月無恙.....孤燈殘影中,曆一世辛酸,難譜一曲絕章。歲月怎會如此妖嬈、無情,用盡一生去臨摹,康泰導遊卻分秒之間盡散......生命怎會如此矯情呢?
花開花落時,夢生夢滅間。於囂張時,破蒼穹 、戰天地;於憂傷時,奏殘章、歎滄桑.....塵世風雨後,路邊覓一青石,一切不過是倉促的一場夢,夢醒時分,淡然一笑,了然於心。倉皇?慌張?還要怎樣?一場遊戲罷了,承載再多能怎樣?矯情又怎樣?囂張又何妨?傾一世之力,寫意一世長,我於歲月斑斕深處,許歲月無恙,不訴離殤;盡一世之力,斬一世憂傷,我於歲月無情下,許一生無恙,歌詩達郵輪奏生命絕章!何妨?又能怎樣?
posted by stairhea at 12:39| Comment(0) | 康泰旅行團 | 更新情報をチェックする

2014年05月14日

今夕江南下起了雨


若說,江南是一灣琉璃般的月,那麼,我便是那月下觀潮的行者,游于碧波清舟之上,心中默然漾出一朵水蓮花,只消一眼,nuskin 如新竟是永遠。

暖風熏得遊人醉,趁著假日小閑,也想做一回文人雅士,賞一番山外青山、西湖歌舞,於是,終得如願,值五月的初夏時節,著一襲輕裝,踏一地明媚的陽光,前往西湖一遊。

本非江南的歸人,卻在這片水鄉棲居好些時日了,因此,乘往杭州的路僅一站之遙,很快到了目的地,我會心笑了,且不問前方美景如何,至少我的腳步已追隨我的心抵達彼岸,圓了我許久以來的夢!

許是假期,人潮未免擁擠,放眼望去,西湖邊人流攢動,到處都是來自全國各地的遊客,以“人山人海”來形容恐怕一點也不為過。然而,我以為詩人的眼裡必定是充滿著美的,他們的眼光亦必是異于常人的,那敏銳的視覺和細膩的觸感總會給這片風景留下多多少少唯美的畫卷,否則又哪裡來的“欲把西湖比西子,淡妝濃抹總相宜”的盛讚?

一路前行,登上木質的遊船,蕩漾於西湖之上,一刻也坐不下,我扶著船沿的柵欄,享受這憧憬已久的山水。

一直喜歡有山有水的地方,山的雄壯、水的柔美,總覺這才是自然的瑰麗,也無數次地渴望有一次生命的沉醉。其實,西湖的山並不稀奇,不比黃山,西湖的水也非聖靈,不比瑤池,那麼,為何吸引了古往今來無數的文人墨客,同珍王賜豪甘願揮筆為之著就一篇又一篇曠世名作?從楊萬里的“接天蓮葉無窮碧,映日荷花別樣紅”到白居易的“亂花漸欲迷人眼,淺草才能沒馬蹄”,從孫銳的“白蘋紅蓼西風裡,一色湖光萬頃秋”到周起渭的“若把西湖比明月,湖心亭似廣寒宮”,興許這就是西湖的魅力所在吧,美的不是西湖本身,而是那其中蘊含著的飽滿的文化素養,以及西湖沉底千年前的離人的淚和詩人的筆,一併都化作了江南的墨魂,終造就了西湖一景的盛名。

許多人說西湖並非那般美麗,去一次就會失望,其實不然,始終相信,你若心存美好,處處皆是美景,哪怕是足下的一草一花,無一不是賦有生命力的魂靈。因此,我來,是帶著一顆欣賞的心。

隨後陸續觀賞了西湖的另幾處景點:三潭印月、白堤、斷橋等,終是乏了,最後落腳在斷橋邊上,靜靜地立於這傳說中的“斷橋”之上,周遭傳來《斷橋殘雪》的音樂,和著一片微涼的暮色,坐了下來,遠望空蒙山色,近觀瀲灩波光,倒也十分愜意。

置身於這片夢中的江南,不禁想起白落梅,我喜愛的棲居江南的禪意女子。記得她曾說,開間茶館吧,在某個臨水的地方,不招搖,不繁鬧。有一些古舊,一些單薄,生意冷清,甚至被人遺忘,這些都不重要。只要還有那麼,那麼一個客人。穴位治療在午後慵懶的陽光下,將一盞茶,喝到無味;將一首歌,聽到無韻;將一本書,讀到無字;將一個人,愛到無心。

那麼,我想,隱居西湖該是最好的棲息,那些流過的往事亦會被一一撈起,過濾成鮮明的記憶,交給流年去澄清,直至風淡雲輕。

如畫江南,永遠像夢境一般落在每個人的心裡。多少行色匆匆的旅人,相逢在山水間,從這道楊柳依依的堤,擺渡至那道煙花紛飛的岸。在西湖邊漫步,忘了自己也是個萍客。只因一次偶然的路過,我便註定種了多情的因,嘗得菩提的果,那些因為來過這個多情之地的人,原本淡然的心性,也開始有了牽掛,總是會愛上了煙雨小樓中品茗的閒情,愛上了午後陽光下打盹的慵懶,愛上了一朵花的歡顏,一剪流光的浪漫。

其實不過是個愛做夢的女子,閒情詩賦,望盡天涯歸處,期待一份煙雨中的邂逅。不濃不淡,不早不晚,千萬人之中恰好地相遇,相約一場矢志不渝,讓滿池的西湖水為我們見證。

怎奈緣如潮水,潮漲潮落,無律可循,亦無從改變,也許我們能做的唯有且行且珍惜。因為只有這樣,走過的歲月,才不至於留下一頁空白。康泰領隊在生命的過程裡,不求奮筆疾書,翰墨四濺,只要攤開一卷素紙,靜靜地寫下一闋清詞:人生有情,無關風月。

今生,也願做一個心性淡泊的雅士,安靜素然,錦時清簡,情系山水,心若空明。

起身,看雲霞醉夢,曉霧生煙。身處繁華塵世,心在雲水之間,韶光似風煙過隙,一展歡顏,又怎能,辜負這一段盛世華年。

夕陽無限好,只是近黃昏。傾城的暮光中,我載著滿懷的喜悅翩然而歸,留下一程多情的足跡印在西湖的湖心,隨時間沉浮。我只是你千萬遊客之一,而你卻帶給我千萬種思緒。

今夕江南下起了雨,憶昨日,一別西湖,又是江南煙雨。
posted by stairhea at 12:20| Comment(0) | 康泰旅行團 | 更新情報をチェックす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