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09月04日

她拿起包以輕快的姿態走出房間!

“老公啊,我們什麽時候能結婚啊?”女人壹臉好奇的問,從聲音分辨,她是很輕快的詢問!他們在壹起時間不久,兩年而已,相處兩年的情侶到處都是,隨便就能抓出壹大把,而現在的人,越南旅行能有幾個在交往的時候考慮結婚的?

“現在工作上也沒什麽突破,過兩年吧!”男人輕輕柔柔道!

“哦!”沒有失落亦沒有興奮,似乎預料中!

“老公啊,那假如有孩子了怎麽辦?”

“妳有了?”男人嚴肅的握住女人的手,眼神犀利的盯住她!

“妳抓痛我了啦!”女人喊了出來,“我是問問而已,有了我會告訴妳的!”

“老婆,妳記得,以我們現在並不適合要孩子,經濟上也許可以不用顧忌但是心理上還無法接受,養育壹個孩子不是養育壹只小寵物那麽簡單;如果有了要告訴我,我會陪妳去醫院的,明白嗎?”聽了女人的話,男人放下心來,同珍王賜豪也柔下聲音來對女人說著自己的觀點!

“妳放心好了啦,我不會那麽不註意的,即便是有了也不會瞞妳的,嘿嘿!”女人清爽的聲音再度響起!

但在心底,女人不知道是否該贊同男人的話,彼此工作其實都不錯也算穩定;已經多次思考過,男人只是交往初期提到過結婚,而當彼此交往變得穩定後就沒有涉及過婚姻;女人雖然大大咧咧但不是真的傻!

其實真不知道他們之間的問題到底出在哪?是不愛嗎?雖然感覺不到愛卻也沒感覺到哪不愛,也許是時間讓彼此都沈靜了!現在他們住的房子,壹半是女人出錢按揭的;她習慣平衡!平日逛街,他也從來沒有陪過她,她從來不覺得有什麽不舒服,畢竟習慣自娛是最容易快樂的方式,這時候卻想到這個動作是否也能衡量他的感情。

“老公啊,今天妳陪我逛街好不好?妳還從來沒陪我上過街呢!”女人撒嬌的說。

“忙呢!乖,怎麽今天想到要我陪了?”男人漫不經心的問!

“那妳要不要嘛?”

“自己去吧,要買什麽自己去提款就是!”男人的眼光始終專註在文件上!

“老公,我突然想嫁給妳了,怎麽辦?”清純美麗的小臉上閃亮的大眼無辜的望著男人;這句話把男人的註意力拉回到她身上。男人望著眼前這個沒被現實的殘忍劃下太多痕跡的女子,Cellmax 科妍美肌再生中心隱隱的不耐與無力!

“那張紙對妳來說是什麽意義?”男人放下手上的工作打算和女人好好的談壹次!

“不知道!想和妳結婚跟那張紙有牽連嗎?”

“妳想結婚不就是想要那張紙嗎?”男人牽動了下眉。

“如果妳那樣想也可以啦,妳有沒有想過和我結婚?其實也是在問妳的未來有沒有把我算在內!”依然是輕快的聲音。

“從壹開始我就是打算和妳壹直走下去的,妳不會不明白。”男人間接的回答。

“妳從來沒有直接的回答過我的問題耶,不管是怎樣的問題都好!”

女人把聲音放到很爹;“好了啦,不跟妳討論了,免得氣死我自己!嘻嘻,那我自己去逛街啦,不要妳陪,哼!”話音壹落,她拿起包以輕快的姿態走出房間!

身後的門壹關上,原本笑意盈盈的臉瞬間沈下來,換上壹臉蒼白與哀愁,眸底有著讓人捕捉不住的幽晦迷離!邁出腳步,緩緩的走在人潮擁擠的路上,腦子裏壹片空白卻也塞滿了思緒,康泰領隊壹直都以為自己是很快就能過渡傷害放大歡樂的開心著,這次用盡了力氣,卻做不到;淚水直流!

有的時候不甘願輸給命運卻不得不屈服於宿命!快樂的妖精這會,不快樂!哭夠了,收起眼淚揚起笑臉,沖到步行街給心愛的他選了十套西服十件襯衣十條領帶十個胸針十雙襪子十雙鞋子,信用卡幾乎被刷暴,但是她笑得看不到眼!這時候的她,又是壹個精靈,能感染人的精靈!

東西太多扛不了,只好打車回去!得意洋洋的向他炫耀自己的戰績,他看到那麽多的衣服,最角邊隱隱的抽搐,看著身旁這個做事向來壹鳴驚人的她不知做何反應!
posted by stairhea at 13:17| Comment(0) | Cellmax 科妍美肌再生中心 | 更新情報をチェックする

2014年08月25日

定格在我孤單的背影裡


曾經,我很天真的以為,你會是我今生的永恆,直到後來才發現,我錯了,流連於你的世界,從開始到結束,Cellmax 科妍美肌再生中心如煙火般,燦爛的如此短暫。

思念的夜晚,隔著華燈初上的光亮,是那樣溫柔的在綻放。遊走的步伐,徘徊在黑暗的邊緣,我孤單的身影,仿佛暗夜的精靈,總在無人的角落裡,跳著屬於自己的舞蹈。誰能聽見我的歎息,穿過這片荒蕪的世界,停頓在你離去時的方向,那是我心中千萬次的呼喚,模糊而又清晰的飄蕩於潮濕的夢裡。

記憶中你的容顏,我似乎再也描繪不出輪廓,曾經的諾言也已隨風而去,消逝的連一點痕跡都沒留下。我知道,這頁時光的記載,從你轉身的那一刻開始,我便再無力量去翻閱。

流淌的夜色,一如既往的深沉,被月光覆蓋的街道,憂傷與思念共舞,灑滿了我孤寂的心靈。就這樣,不知不覺的,我便陷入了記憶的汪洋,久久無法醒來。

若說,是時光拉開了彼此的距離,沖淡了愛情的痕跡,為何想起時,依然會那麼的刻骨銘心,是否當初被痛的太過於徹底,而讓哭泣的靈魂,鐫刻上永恆的印記,倔強的遊蕩在時光的夾層裡不願散去。

或許,有很多的東西真的連時間都無法還原吧!譬如傷痕,譬如記憶,不管歲月如何的去變遷,時光又如何的去安撫,始終都會留下線索的痕跡。是啊!那麼多的經歷又豈是時間可以抹平的,嘴上說著忘記難道就真忘記了麼,鏡子碎了也許還可以重拼,可心碎了呢,那又該如何的去拼湊才能回到最初的完整,Cellmax 科妍美肌再生中心是否真需要時光倒流的去追溯。

望著遠處繁華而又通明的燈火,孤寂的感覺油然而起。是誰給了我滿心的歡笑和甜蜜,又是誰給了我滿懷的憂傷與無奈。雖說,愛情的世界裡分分合合不需等待,大家都應該習以為常的,可是,你畢竟不是我,又怎會明白我的痛!當淚水肆意在臉龐,洗刷著你留過的耳語,帶走所有殘存的痕跡,剩下的,是否只有一往情深的自己。

如果思念的夜晚不再有你,誰還能編織我午夜的幽夢,被放逐的心靈依舊流浪在人海,反反復複的演繹著每一個擦肩而過。

就這樣,你轉身離去了,只留下我的思念在原地盤旋。你決絕的背影,透過我朦朧的淚眼,狠狠的刺穿了那顆受傷的心,讓我痛的再無力量去承受那種撕心裂肺。我知道,你的離去從此不會再回頭,也不會再想起,伸出的雙手再也握不住你,我只能裝著若無其事的去祝福,把悲傷的淚水,留到無人的角落,如新香港緩緩倒流進心裡。

有時候在想,是否一個人走了太遠,而忘記了最初選擇的方向。回首來時的路早已荒草叢生,唯獨只留下單薄的身影依稀可見。我知道,當思維開始凝固,一步步的走到邊緣,我便再也找不到回去的路了,或許,這就是我親手埋葬自己的見證吧!

突然想起了郭四毛的一句話:“記憶像是倒在掌心的水,不論你攤開還是緊握,終究還是會從指縫中一滴一滴流淌乾淨。”愛情又何嘗不是這樣呢,不管你如何的去小心,它還是會一點一點的慢慢消失。

記得你曾和我說過,回憶是紙錢,是為了祭奠那些死去的曾經而誕生的。我回答說,既然是紙錢,你又何苦把它當藝術品一樣,每天都捧在手裡用心的去欣賞。其實不論是你還是我都無法忘懷那段過去的痕跡,雖然你在公眾面前依舊笑的那麼開朗,取得的成績依舊那麼傲人,可是這真的就是你想要的結局麼,還是因為等不到的歸宿而自我放逐。

其實,在很長很長的一段時間裡,我一直都在想,假如當初我沒有遇上她,現在的我又會是什麼樣子?是否,也如那些衣著時尚的青年般招搖過市?

如果說,你的美麗,是需要用我的淚水來點綴,那麼,我請求你,把我所有的思念都帶走,我不想蜷縮在陰暗的角落裡獨自舔拭著傷口!

如果說,那過往的風,只是沒有方向的漂泊,我希望,那流過的雲,可以帶走我全部的記憶,我不想在每一個花開花落的季節裡,習慣的想起了你!

只是可惜,這些如果終究只是我無力的呐喊,nu skin 如新是我沉睡後夢中流露出的幾句呢喃,它以一種別樣的方式,定格在我孤單的背影裡。
posted by stairhea at 17:41| Comment(0) | Cellmax 科妍美肌再生中心 | 更新情報をチェックす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