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05月14日

就像它到來的時候輕輕相握彼此壹樣

桌上的風信子終於枯萎了,看著它顏色由濃艷變化為淡漠,裊裊香氣也不再襲人心脾,我知道,告別的時候來了,心裏被莫名的傷感充斥著,花開花落之間,原本就是大自然的規律,但是,看慣了冬日暖陽般的美麗怡人,會被這悄然而至的帶點慘淡色彩的揮別所渲染,nu skin 如新明知道花無百日紅,但絕大多數人喜歡的都是芬芳的富貴花開,而不是獨嗆然而泣下的落花時節。

我壹直習慣於大大咧咧的男人生活,但了無拘束卻並非那種粗狂的近乎於粗野的男人,我喜歡溫柔,就像我喜歡看春風萌動中楊柳輕舞飛揚,我喜歡成功,就像喜歡花兒解語般在身邊綻放,但我並不回避花落季節的蕭條與黯淡,人都是感情動物,那種宗教人物中的苦行僧是我敬而遠之的,可以喜歡但不可以執迷,可以崇拜但不可以膜拜,生活中本來就充滿了各種酸甜苦辣鹹的滋味,如果連風景都不欣賞,那這壹生就太寂寥了,如果壹點也不被外界所迷惑所感動,那有什麽意思嗎?

其實紅塵萬丈中就如同佛家說的煉獄,走此壹遭要學會欣賞,學會感恩,也要學會哀傷,七情六欲是人之本色,我尊敬那些心如隕鐵的仁人君子,但討厭那些帶著虛偽面具的君子,動不動就拿起壹些大道理砸人,其實有幾個道德楷模在陽光下沒有自己的影子呢?落花時節,我們先不要首先歌頌壹番什麽給社會奉獻過什麽美麗,我們只是知道它走到了生命的終點,愛花,要愛她的過去和現在,哪怕她離妳而去的剎那間,nuskin 如新要記得曾經在壹起為伴的那段美麗光陰,輕輕揮手,就像它到來的時候輕輕相握彼此壹樣。

其實我們壹生中有著無數次的相遇和告別,前幾天單位上又有壹批老職工內退了,有的走的時候很欣然,也有的則是依依不舍,他們中間的絕大多數壹生可能都是在這兒度過的,且不論其有無過輝煌或者失意,但肯定都有過壹些值得回憶的片段,落花時節,花兒也有記憶,最重要的是別人記憶中是否有過她,人生匆匆,如新集團和花兒如白駒過隙壹樣,人不能為了記憶活著,但必須要給曾經經歷的場景留下相關回憶。

我不喜歡“落紅不是無情物,化作春泥更護花”這樣的詩詞,因為她貌似正能量,如新nuskin產品卻是壹種強加於人的寒意,李煜的“林花謝了春紅,太匆匆,無奈朝來寒雨晚來風。”則有點太悲觀,清照姐姐的“應是綠肥紅瘦”就有點太過於浪漫,讓我們用句“年少共憐含露色,老人偏惜委塵紅”來做結束語吧,因為我們馬上就要老了。
posted by stairhea at 10:48| Comment(0) | nu skin 如新 | 更新情報をチェックする

2015年05月12日

這該是壹件怎樣愜意的事情

在武功山腳下有壹個美麗的人造湖泊武功湖,據有關旅遊攻略介紹,這裏群島擁翠,水面平衍如鏡,山水相依,壹派湖島風光,是武功山風景區的重要組成部分。對於它,我是心儀已久,雖然很多年前也去過幾次武功湖遊玩,但那時還沒有開發,旅遊基礎設施幾乎沒有什麽,何況那時只是在岸上看了看,沒有留下什麽印象。今年的“五壹”假期正好有空,於是邀上幾個文友,欣然前往,想壹睹武功湖的風采色弱測試


我們先是驅車來到洋溪,沿途觀賞了武功山茶園、橋頭村古祠古井,樟樹灣蘇維埃第三次會議舊址,然後前往店背村參觀了萬壽宮遺址,最後到達了武功湖庫區,這時已是下午時分,我們踩著泥濘小路向湖邊走去。只見湖岸邊停泊著幾艘木制機動船,水面很窄,兩邊灘塗裸露,小草經過春天的滋潤,已是壹片綠色,偶爾有幾只水鳥在哪裏悠閑地漫步、覓食,不遠處還依稀可見幾張破舊的漁網懸掛在湖的上空。我們來到其中壹艘船旁,船主人大約六十歲的樣子,臉色黝黑,看上去很精幹。他很熱情地招呼我們上船,等我們坐定,他便熟練地發動馬達,掌舵啟航了。伴隨著“轟隆隆”的馬達叫聲,船上的我們雀躍起來,紛紛拿起相機,按下快門,定格湖光山色之美。船主人卻不以為然,笑著說:“這裏沒什麽好看的,裏面的風景才美呢。”我們當然相信,遠方壹定是風景如畫,我們的心不禁飛揚起來糖尿上眼治療


約摸過了半個小時,湖面逐漸開闊起來。兩岸青山含翠,湖水在微風的吹拂下,泛著壹圈圈漣漪。岸邊有幾間水上屋子,白墻藍頂,下面是用輪胎固定托舉,我想這定是漁民休息的場所。再往裏走半個小時就到了武功湖的中心了,這裏的湖水依然是平衍如鏡,只是現在太陽從雲層中鉆了出來,溫暖的陽光灑在湖面上,真有“浮光躍金”的感覺了,不過我此時想到了另外壹個詞:金色的魚鱗。因為不遠處,壹艘漁船正快速向我們駛來,起初看不分明,只能隱約看到三個模糊的人影,到了跟前才看清是兩男壹女,女的蹲坐著,壹只手扶著船舷,兩個男的站著,其中壹個年紀大的在掌舵,我猜想,這應該是壹家子吧。我們熱情地向他們揮手問好,他們也向我們揮手致意。有幾個文友趕緊拿起相機脫毛 上唇,抓拍這美好的壹瞬,讓它永遠定格在記憶裏。船繼續向前,成群的小鳥在空中盤旋翻飛,好像是在歡迎我們這群不速之客的到來。我們的心飛揚起來了,恨不得自己也變成壹只小鳥,在這碧水黛山間翺翔,這該是壹件怎樣愜意的事情。


接著,我們來到桃花島上,雖然芳菲落盡,花事闌珊,但滿島綠色蔥榮的桃樹,在陽光下逼妳的眼。我想春三月的時候,這裏壹定是“人面不知何處去,桃花依舊笑春風”的美景。要是陶淵明到此,也壹定會留下別樣的贊美桃花林的詩句。我們在桃花林中放飛想象,在虛幻迷離的世界裏自在暢遊,這也是壹種美妙的享受。


最後,我們登上了桔島,漫山遍野的橘子樹,郁郁蔥蔥,仿佛壹片綠海。要是到了中秋節前後,黃橙橙的桔子,像無數高高掛在樹上的紅燈籠,空氣裏充溢著桔香,沁人心脾。這裏的桔子,皮薄肉甜,水分足,非常爽口,遠近聞名。每當想起這裏的桔子,我們不禁滿口生津,有壹種東西不知不覺地從嘴裏流了出來。
posted by stairhea at 15:21| Comment(0) | 日記 | 更新情報をチェックする

2015年03月09日

春天

陽光就像一張大網,把濃濃的愛意覆蓋在山林和田野上,楊樹的蕾和苞像正在發育的少女,把厚厚的花苞繃得鼓鼓的,柳枝的綠色天天在加重,春天像剛加滿油的新車,掙脫殘冬的束縛,在春風的鼓動下,披著稚嫩的綠衣,隨著和煦的陽光加速開過來了首爾自由行


窗外,搖曳不已的楊樹枝條,抵擋著巡河的冷風,抵抗著冬天的餘威。啞巴河裡淺淺的水流,薄薄的浮冰已經禁不住投擲過來一塊石頭的分量了,走在河邊,可以聽到殘冰最後的掙扎聲,冬天正在不情願的退卻。


清冷的春風,撫弄著楊樹柳樹,堤上的草坪,大自然那只靈巧的手,像魔術師一樣給節後上班的人群一次次驚喜,遠處的西山,一條長長的煙帶向北一直延伸的很遠,和京城的晨煙混合起來。把腳下這座京郊新城擁入懷中,小城的清晨像個懷抱酣睡的孩子的母親在春風中搖晃著衍生工具


城邊,一位放羊的女人,掀開了春天的一角,折下的柳條揮舞著,下了公路的羊群又走進薄霧裡去了。


幾隻喜鵲落在楊樹上,嘰喳聲打破了最後的清淨,霧慢慢散去了,他們叫開了朝霞,第一縷陽光輕輕地散在了楊樹上,太陽慢吞吞地露出了羞澀的笑臉,催促冬天那個遲遲不願挪動步履的老人,該離去了。


春天按響了喇叭,揮了揮手,車速提了起來,花紅柳綠的車身已經近在眼前余仁生保嬰丹

posted by stairhea at 16:59| Comment(0) | 記事 | 更新情報をチェックす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