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05月12日

這該是壹件怎樣愜意的事情

在武功山腳下有壹個美麗的人造湖泊武功湖,據有關旅遊攻略介紹,這裏群島擁翠,水面平衍如鏡,山水相依,壹派湖島風光,是武功山風景區的重要組成部分。對於它,我是心儀已久,雖然很多年前也去過幾次武功湖遊玩,但那時還沒有開發,旅遊基礎設施幾乎沒有什麽,何況那時只是在岸上看了看,沒有留下什麽印象。今年的“五壹”假期正好有空,於是邀上幾個文友,欣然前往,想壹睹武功湖的風采色弱測試


我們先是驅車來到洋溪,沿途觀賞了武功山茶園、橋頭村古祠古井,樟樹灣蘇維埃第三次會議舊址,然後前往店背村參觀了萬壽宮遺址,最後到達了武功湖庫區,這時已是下午時分,我們踩著泥濘小路向湖邊走去。只見湖岸邊停泊著幾艘木制機動船,水面很窄,兩邊灘塗裸露,小草經過春天的滋潤,已是壹片綠色,偶爾有幾只水鳥在哪裏悠閑地漫步、覓食,不遠處還依稀可見幾張破舊的漁網懸掛在湖的上空。我們來到其中壹艘船旁,船主人大約六十歲的樣子,臉色黝黑,看上去很精幹。他很熱情地招呼我們上船,等我們坐定,他便熟練地發動馬達,掌舵啟航了。伴隨著“轟隆隆”的馬達叫聲,船上的我們雀躍起來,紛紛拿起相機,按下快門,定格湖光山色之美。船主人卻不以為然,笑著說:“這裏沒什麽好看的,裏面的風景才美呢。”我們當然相信,遠方壹定是風景如畫,我們的心不禁飛揚起來糖尿上眼治療


約摸過了半個小時,湖面逐漸開闊起來。兩岸青山含翠,湖水在微風的吹拂下,泛著壹圈圈漣漪。岸邊有幾間水上屋子,白墻藍頂,下面是用輪胎固定托舉,我想這定是漁民休息的場所。再往裏走半個小時就到了武功湖的中心了,這裏的湖水依然是平衍如鏡,只是現在太陽從雲層中鉆了出來,溫暖的陽光灑在湖面上,真有“浮光躍金”的感覺了,不過我此時想到了另外壹個詞:金色的魚鱗。因為不遠處,壹艘漁船正快速向我們駛來,起初看不分明,只能隱約看到三個模糊的人影,到了跟前才看清是兩男壹女,女的蹲坐著,壹只手扶著船舷,兩個男的站著,其中壹個年紀大的在掌舵,我猜想,這應該是壹家子吧。我們熱情地向他們揮手問好,他們也向我們揮手致意。有幾個文友趕緊拿起相機脫毛 上唇,抓拍這美好的壹瞬,讓它永遠定格在記憶裏。船繼續向前,成群的小鳥在空中盤旋翻飛,好像是在歡迎我們這群不速之客的到來。我們的心飛揚起來了,恨不得自己也變成壹只小鳥,在這碧水黛山間翺翔,這該是壹件怎樣愜意的事情。


接著,我們來到桃花島上,雖然芳菲落盡,花事闌珊,但滿島綠色蔥榮的桃樹,在陽光下逼妳的眼。我想春三月的時候,這裏壹定是“人面不知何處去,桃花依舊笑春風”的美景。要是陶淵明到此,也壹定會留下別樣的贊美桃花林的詩句。我們在桃花林中放飛想象,在虛幻迷離的世界裏自在暢遊,這也是壹種美妙的享受。


最後,我們登上了桔島,漫山遍野的橘子樹,郁郁蔥蔥,仿佛壹片綠海。要是到了中秋節前後,黃橙橙的桔子,像無數高高掛在樹上的紅燈籠,空氣裏充溢著桔香,沁人心脾。這裏的桔子,皮薄肉甜,水分足,非常爽口,遠近聞名。每當想起這裏的桔子,我們不禁滿口生津,有壹種東西不知不覺地從嘴裏流了出來。
posted by stairhea at 15:21| Comment(0) | 日記 | 更新情報をチェックする

2015年03月09日

春天

陽光就像一張大網,把濃濃的愛意覆蓋在山林和田野上,楊樹的蕾和苞像正在發育的少女,把厚厚的花苞繃得鼓鼓的,柳枝的綠色天天在加重,春天像剛加滿油的新車,掙脫殘冬的束縛,在春風的鼓動下,披著稚嫩的綠衣,隨著和煦的陽光加速開過來了首爾自由行


窗外,搖曳不已的楊樹枝條,抵擋著巡河的冷風,抵抗著冬天的餘威。啞巴河裡淺淺的水流,薄薄的浮冰已經禁不住投擲過來一塊石頭的分量了,走在河邊,可以聽到殘冰最後的掙扎聲,冬天正在不情願的退卻。


清冷的春風,撫弄著楊樹柳樹,堤上的草坪,大自然那只靈巧的手,像魔術師一樣給節後上班的人群一次次驚喜,遠處的西山,一條長長的煙帶向北一直延伸的很遠,和京城的晨煙混合起來。把腳下這座京郊新城擁入懷中,小城的清晨像個懷抱酣睡的孩子的母親在春風中搖晃著衍生工具


城邊,一位放羊的女人,掀開了春天的一角,折下的柳條揮舞著,下了公路的羊群又走進薄霧裡去了。


幾隻喜鵲落在楊樹上,嘰喳聲打破了最後的清淨,霧慢慢散去了,他們叫開了朝霞,第一縷陽光輕輕地散在了楊樹上,太陽慢吞吞地露出了羞澀的笑臉,催促冬天那個遲遲不願挪動步履的老人,該離去了。


春天按響了喇叭,揮了揮手,車速提了起來,花紅柳綠的車身已經近在眼前余仁生保嬰丹

posted by stairhea at 16:59| Comment(0) | 記事 | 更新情報をチェックする

2015年03月04日

不知該對何人表白


半世清歡,我在無數個夜裡尋找有你的夢,憔悴的思念如那飄忽的風,不知道該攜帶誰的憂愁在紅塵陌上悵然。我不知道三月桃花裡,誰還在尋找誰的遇見,我不知道四月煙雨裡,誰還在油紙傘下守候那份等不來的憂傷。曾經那滴傷心的淚,王賜豪總裁已經破碎成情殤,畫裡的傷悲只能在夜裡潛藏。

寧靜的夜裡,那顆想你的心是否睡了,疲憊的夢裡,那朵期待的花是否開了。回憶裡曾經的美麗寂靜成一幅無言的畫,在小橋流水旁默默守著那份寂寞的浪漫哭泣,不是蒼白成空中的雨,而是塵香成紅塵裡的泥,那詩裡的綠肥紅瘦已經舞動成眼裡的迷,只剩孤獨守著眼淚無語。

多想把那份青春裡的不悔,鋪墊成人生下一個十字路口的相遇;多想把路上錯落的風景,排序成詩意的水墨畫迷醉在你的眼裡;多想邀請來星空裡的美麗,對坐共飲,與你同歡;多想,正是這許多個多想,把我的心醉在酒裡,也醉在夢裡;也曾想過,讓清晨的陽光把我喚醒,讓沉淪的心打開一扇與天堂接壤的窗;但你凝眸時的眼神和笑容,在腦海裡總捨不得離去,你那溫柔的話語好似寂寞的花開花落,這深深想你念你的情沉默成雨,癡情的心也只能守著這份執念,陪你寧靜成一幅畫的美麗。

塵世間裡的遇見,是一種緣分,是一種相思,也是一份難以求來的愛。那是在佛前跪求了幾百年的願望,那是一朵花開為愛許下的未來,那更是流水載不動的相思,載不動的愁。每一個人前行的路上都會有一道風景等你,也許是夜裡溫柔的風;也許是初晨推開窗看見的含蓄的雨;也許是寒冬裡擁抱你的雪花 ;也許是那朵冰雪裡綻放的梅。信守愛,是孤獨者的謊言;是憔悴人的依賴;是逆水行舟人的無奈。這份情,能躲藏在夜裡沉默,卻躲不開一世想你等你的期待。

多想,在最合適的時候與你遇見,然而,卻在不合適的時候與你擦肩;為了見你,我在佛前跪求了幾百年,換來的卻是塵世間錯過的緣。多想,王賜豪總裁在春暖花開的時候與你遇見,可是,當看到那麼多盛開的桃花,不知道那一朵是你轉世的容顏,懊悔的到處尋你,尋你••••••也許,這人面桃花的夢只駐紮在想你的詩裡和心裡。

也許,愛是等待,緣是等待,思念的情更需要等待。相信,總有一天,風會把我帶到你那裡,雨會把我帶到你那裡,海裡的潮水會把我帶到你那裡,只要,你不想放棄我的愛,我會為你一直守候著未來。

見與不見,是一首詩癡情的回憶,念與不念,是一段文字晾曬在沙漠上的滄桑;不如不見,是一朵雲錯過大海寬廣的感慨,不如不傷,是一陣雨錯過寧靜花開的愛憐。

雨後,需要埋葬落花的記憶,才能悼念錯過的情和緣,那風錯過的夢,為什麼總是在雨裡才能找到傷心的淚滴,難道一首傷心的詩,必須要用傷害才能成全人們難忘的可憐和回憶?能否把相思的長度拉長,讓兩岸思念的愁變的清淺,讓那份朦朧的美好在午後的暖中沉澱,沉澱出一朵花開的芳香。

雁南飛,可以飛越千山萬水,而人的一生,不知要走多少條路,過多少座橋,渡多少條河,才能到達你想要去的地方。俯看那多情的流水,是否帶著落花的相思,是否帶著人們幻想的夢,是否還帶著詩裡更多載不動的憂傷。花開的深情忽略了多少個此岸到多少個彼岸的風景,想看的只是燈火闌珊處的你,可你卻總是在夢裡詩裡躲藏,癡癡的眼神觸摸不到你身影的離去,升降桌只留下哀怨的琵琶在無人的夜裡尋覓。

人都會在無情的歲月中漸漸老去,作為時間的一個過客,短暫的一生只會經歷什麼,而不會佔有什麼;什麼都是隨風的,悄悄的來了,悄悄的又去了。那顆漂泊的心,只有在安靜的時候,才會聽到花開花落的聲音。遠望空中風起雲湧,看風過有痕,聽花落無聲,嘗雨過成殤。最後,什麼都沒帶走,只帶走執著的情懷和癡情的回憶。

風是否對你說了再見,雨是否對你說了再見,那一聲再見,也許是想告訴你花季錯過了盛開;那一聲再見,也許是想對你說,年輕時的困惑和猶豫無力承擔誓言的承諾。春雨曾是我激情的告白,但那一恍惚,我錯過了綠色的萌芽,也錯過了最美好的期待。你離開時的風景,恐怕是我永運觸碰不到的未來,離開的你,是否也成為了對岸那朵美麗的花開。我只有遙望你真實的存在,你這道風景已無關我的未來。

也許,我等了不該等的人,傷了不該傷的心;也許,我掉了不該掉的淚,愛了不該愛的人;也許,我只是追了一朵不是為我開花的夢,真想把愚癡的自己藏於寂靜的夜,等待月圓時的聖潔把我癡迷的思想沐浴,請照亮那朵為我而開的花,請為我指出她盛開的方向,我要把真正的愛尋覓。

無數次的尋覓,無數次的擦肩,物是人非的變遷都快要把我想你的夢,變成空中雲的潔白,但我還是不知道你在哪裡?願為,相見恨晚焚一柱禪香,願為,相逢浪漫誦一段佛經,這些也許改變不了前世註定的緣,但我真不願意演繹錯過你的畫面,你是我淚花醞釀出的風景,你是我夢裡回眸的花開,你的餘香一直溫暖著我的愛。

希望,來年春雨降臨的時候,能夠回首那一朵夢裡的花開,不要再錯過牽手的緣;讓思念滋潤你曾經的青春,讓夕陽喝下憂愁裡的懷念,把最美好的遇見埋在春裡,把最美好的重逢,伏筆於紅塵不悔的詩篇。

一次駐足也許是生命中的永遠,一個轉身也許是永遠的不見,不需要別人的懂,升降桌不需要別人的歎,凝眸的眷戀,也許是一樹的花開,也許是愛牽手的未來。其實,我只需要那朵敢於為我開花的夢,其實,我需要你大膽的表白。紅塵陌上,你是否和我一樣也等了很久,只是在一個地方默默綻放,不知該對何人表白。
posted by stairhea at 17:08| Comment(0) | 記事 | 更新情報をチェックする